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奶奶白白胖胖,孙儿喜欢就上
奶奶白白胖胖,孙儿喜欢就上

-  赵俊龙本来是一个很老实的男孩。高考没考好,上了一个大专。被同学同化得迷上了黄盘,自己又懒得交女友,天天憋得心里实在难受。
-
-  放假了,他更是无聊。便到处搜罗黄盘。回来撞见了隔壁的白奶奶,白奶奶今年50多岁,多年守寡又无儿无女,今天正吃力的扛着一袋面爬楼。见状,赵急忙帮她。白奶奶热情的把他邀到自己家里,顺便打饮料给他。这时,他注意到这白奶奶虽然已年过半百,但仍是徐娘半老,皮肤白嫩无比,更胜年轻人。只是人胖了些,赵俊龙不禁说了句:真不愧是白奶奶啊……白奶奶惊讶的问:小伙子,你说什么?赵这才回过神来,说:“ 没事,我得去买黄,黄豆了。回家后,赵边看着黄盘,变瞌睡,竟睡着了。梦里他竟然梦到和白奶奶作爱。醒来后他还恋恋不舍,他开始想着怎么上了白奶奶。-
-
  没过几天,父母出去旅游,问他去哪,谁知他竟一反常态,死也不去了,看着父母走后,他别提多美了,他拿出早已准备多时的蒙药,假惺惺地来到白奶奶家,说:父母出门了,您有什么事就说话,没事我来串门啊。白奶奶天天也寂寞,看来个小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晚,2人在白家做饭,赵俊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 饮料“.给白倒满。白推让他喝,赵说:我是男人,我喝酒!白一听很高兴,一张口喝个精光。赵隐隐露出一丝阴笑。
-
-  接下来的事一如赵的预料,白奶奶很快倒在赵的怀里。赵扶着不醒人事的白奶奶进入卧室,望着眼前这个丰满的女人,赵压抑的兽欲终于可以发泄了,管她是谁,老子先日了再说。-
-
  这白奶奶少说也得有一百八十斤,一躺在席梦丝上,立刻陷了进去,赵对着熟睡的白奶奶一个淫笑,变开始脱她的衣服。真是!跟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甚至更性感。那全身雪白的肌肤,真是天生那么细腻。两个大脚,一看就知道人特壮,两条大腿,象大象的一样,中间的肥屄看得出是很久没人光顾了,看着不太顺畅,但总比让人插烂了好吧。再往上就是两个巨乳了,怪不得这娘们没穿奶罩,这么大个我看都得去订做了,哪里能买到啊。看到这,只见赵俊龙一把把白奶奶的胸衣扯破,抛出好远。仰卧的白奶奶一丝不挂的玉体展现在赵俊龙面前,赵俊龙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声了。他知道,眼前这个肥胖的过了头的娘们今晚就是自己的玩物了。他咽了一口唾沫,三下两下扒掉了自己的衣服,他个子178,却是又黑又瘦,和这白奶奶整相反,白奶奶的身体已经对他发出召唤了,他望着白奶奶光滑白嫩的皮肤,又望了一眼自己黝黑多毛的皮肤和早已竖起的大鸡八,又是一笑然后一跃到白奶奶的身上……只见他先是粗鲁的把白的两个胳膊抬了起来,这样白的两个巨乳就可以完整地送到他的嘴边,他一口叼住了白的贴床的右乳,另一只手狂揉左乳,女人的体香围绕着他,他的大鸡八同时也在摸索着,毕竟这不象吃奶那么简单。再看他的嘴,还在贪婪的撮着白奶奶的大乳头,白奶奶不仅两个乳房硕大无比,乳头也极大,是粉红色的,他来回地轮换叼着女人的两个乳房,兴起就把整个乳肉都吞进去再吐出来,偶尔还咬女人的乳房,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是如此的禽兽不如。
--
  女人的乳房由于过于丰满因而乳沟很深,赵俊龙竟然把白奶奶的两个乳房狠心的往两侧掰,然后把头陷进去来回的拱扎着,闻着。暂别了乳房,赵俊龙开始专攻下身,他粗野的把女人的两个白柱子般的大腿分开,然后学着黄盘里用嘴向白奶奶的阴户里使劲啐了口唾沫,确保湿润,然后把他的宝贝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这毕竟是他的第一次啊,他还是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女人还是像一头死猪一样睡着……他最后说服了自己,反正这娘们是自己的玩物,弄死了就给她扔了也没人知道是我,反正做都做了,来吧我的大白猪,让我这头小黑狼尝尝鲜……床铺也开始有节奏的响了起来,女人白嫩的身子随着赵俊龙来回地运动着。-

-  只见赵的龟头青筋突出,象要杀了白奶奶一样使劲地用自己的枪向人家的屄里乱捅,赵这才发现原来白奶奶的屄也不小啊,只是常年不干了,没关系,有了自己,她以后苦尽甘来了……说完更猛烈了。-

-  啊……当赵俊龙意识到自己快要射的时候,他想继续学着黄盘里的男人把大吊拿出来,可是最后他忽然乐了,他要白奶奶做他的女人,给他当牛做马……叭……他自己乱叫着,假装打枪声,把一股精液射进了白的阴户里。-
-
  此时,白的两个乳房已经被他搓揉的几近变形了。
-
-  他重新爬到白奶奶的胸前,变态地闻着,舔着,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有些顾及的话,现在白奶奶已经完全成了他的玩物,他开始亲吻白的脖子,并用自己的扁平的胸部蹭着白过于丰满的大胸脯,嘴里不断哼着:来吧,来吧……自己的肚子顶着白的肚子,天啊,白的肚子简直比孕妇的肚子还大,他搓揉着,抚摩着,忽然又一时兴起,一条又瘦又长的黑腿狠狠的架在白奶奶白白的胯上,茂密的腿毛来回在女人身上摩挲着。他反身给自己和白拿了床棉被,又软又暖和,盖上了被,他望了一眼女人,满足的笑了一下,忽然又猛的用手环住了女人的腰,但女人的腰太粗,只能大致抱住,头部依旧对着两个大乳,开始疯狂地狂咬女人的大乳头,他的身体是黎黑色的,瘦的皮包骨头,却格外有力,可怜女人白嫩的乳房和肌肤到处都是这坏小子的牙印,毕竟赵俊龙从小到大都没在床上做过这么剧烈的运动,一会就睡着了。
-
-  第二天,赵醒来后白奶奶还没醒,他正琢磨着怎么威胁她,她醒了,他望着他,正准备对她抡拳头,谁知白奶奶一把把他抱住,说着:坏小子,心这么狠,把我扒这么光……边说边笑。他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只能假惺惺地抱住白奶奶,白奶奶轻拍了一下赵俊龙的骨头架子的后背,埋怨着:你干吗给我下药啊……赵俊龙说:我怕你不愿意,我喜欢你……白一听更感动了说:你要我的身子,我随时都给你,可是我一老太婆,怕你嫌啊……边说边用手抚摩着赵胸前的胸毛,赵也假情假意地把白奶奶揽在怀里,说:昨夜我弄疼你了吗?
--
  白拼命地摇了摇头,说着:没有,没有,我愿意,我愿意……两人抬头望着对方,女人主动将自己丰腴的嘴唇吻上男人的薄唇,男人一手用自己的骨头架子胳膊揽住女人肉膊,一手又开始搓揉女人的巨乳。
-
-  许久,女人松开口,象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一样,赵俊龙反而象个成熟男人一样严肃女人一把抱住男人说:赵哥,我只有靠你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求给你每天暖被窝,你别不理我,要常来啊,即使是你以后结婚了。-

-  赵也显得很老练了,他说:我结婚以后当然得常来了,因为我要和你结婚嘛……女人感动得快疯了,她带着哭腔说: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我的人你随时都可以要。可是你不嫌弃我吗,我这么大年纪,最主要是你的条件这么好,那么苗条,我这么胖。赵一听乐了,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说过他条件好,他只听见别人说他贼眉鼠眼,皮包骨。黑地梨……女人接着说: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什么小麦色皮肤,可我这么白,我会为你去晒的……男人心里乐疯了,傻娘们老子就是冲着你肉白才**,他赶紧阻止说;别宝贝,我就是爱你这样。女人抬头问他:你真不嫌弃我?好哥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男人淫笑着:真的?真的男人竟从被窝中抽出他的双脚,一股汗臭味,他伸到女人嘴边,说:” 我的大白猪,证明你的决心还不简单,你明白怎么做了吧……女人望着男人色又严肃的眼神,一口吞进大半个脚,象巧克力一样的颜色,只见男人一把拔了出来,“ 啪” 给了女人一个大嘴巴,说;你刷牙了吗就吞我的脚,说完两眼紧盯着女人的两个巨奶,女人会意,竟然把男人的肮脚放到两乳之间为其摩擦,良久,男人乐了,一把把女人扑到身下,这回女人的双臂不用抬上去了,环住了男人黑瘦的骨架,男人黝黑的皮肤和女人雪白的皮肤摩擦着,女人肥硕的身子竟任由瘦瘦的男人随意侮辱,玩弄,随后便是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惨叫/ 实际上女人又何尝不是积聚了多时的欲望,这回两人算是各得其所了。
--
  待续……从那次的孽缘之后,两个人在白家泡了好几天,直到赵俊龙的父母回来。赵也开学了,两个人才不得不分开。赵俊龙在学校可难熬了,别人哪里知道他的想法,才在学校待了半个月,一天晚上就跑回来了。他兴冲冲地爬上楼,正要敲家门,忽然停住了,这目的哪是回家啊,我明明是为了操肥屄啊。他整了整衣服头发,又爬上了一层。迫不及待地敲了白的家门,白奶奶慢悠悠庸懒地开了门,没有男人的日子也不快活吧。见是赵象起死回生一般,赵看她精神比以前好多了,身体也更加白皙了,不由心跳加速。白正要大喊,赵立刻堵上她的嘴,进屋关上了门。白奶奶看赵俊龙干瘦干瘦的,比以前更憔悴,但眉宇见还是那么有男人味。
-
-  她丝毫没有了这个年龄老太太的沉稳,狂热地闻着赵俊龙黑黑的脖子和脸,赵冷笑着任由她的摩挲 “想死我了女人疯了一般不停地亲着这个小男人。赵推开她,陪笑着:好了,宝贝,你要再不让开我就得拉裤了,为了赶车尽快回来见你,我还憋着屎了。你脱光了到床上等着我,我一会就来啊。女人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恐怕他随时会跑了一样盯着他进了厕所。-
-
  男人出来后径直进了卧室,如他所料,女人早已脱光了钻了被窝,露出她那肉肉的白肩膀子。男人似乎并不急着行动,点了支烟,虚忽着一双鼠眼看着这个白白的老太婆叫春,在他看来,这样成熟过于丰满的女人比处女更要吸引他。白奶奶瞪着她的大眼,张着嘴,喊着:来呀……赵哥……赵冷笑着,掐了烟,三下就把身上的衣服抓了下来,黝黑的骨头架子确实性感,尤其是他毛儿特别多,这让每个女人都欲罢不能,更何况是白这样寂寞的老妇!!!-
-
  锨开了被子,赵俊龙看见白奶奶的阴户已满是淫水,两个巨乳像要爆炸了一样,由于太大又上了年纪,变成了两块大白肉,贴在胸口,垂着,但是皮肤是绝对的棒,又白又嫩又亮!全身象没骨头一样,吹弹可破。
-
-  大三九天,赵俊龙光着身子打了个寒战,赶紧一下子钻进被窝,迎接他的是女人温热的肉体,女人一把搂住了他,让自己的乳房贴进他的头,男人像蛇一样两只胳臂已经缠住了女人的粗腰,女人双手环住男人的头,任由这个小色狼在自己乳房间拱着,闻着,嘴里说” 我说过我要给你暖被窝。积聚了半个月的兽欲,赵俊龙终于可以尽情地发泄了,他多毛的腿也压上了女人光滑的腿,疵着两个大黄板牙一下子吞下了女人的右乳,嘴里喘着粗气,女人则轻笑着,饱含了母性。-
-
  从远处看以为是母亲在给孩子喂奶一样。-

-  女人忽地把意犹未尽的男人从自己的胸脯上拉上来,男人无奈的倚在床头,女人象个新娘子一样红着脸将头靠在男人瘦削的肩上,双手抚摩着赵俊龙的胸毛,两腿也紧紧地贴着男人,生怕男人茂密的腿毛扎不到自己。-
-
  男人又点了支烟,无奈地抽着,这老女人对他来说除了操屄和玩弄大白奶子之外,毫无用处。
-
-  可白奶奶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支柱,呜呜地哭了起来。赵俊龙忙安慰着:-
-
  怎么了,宝贝……白奶奶哽咽着“ 我就想你赵强忍着不耐烦,说着:我不是回来了吗,听话。白还嚷嚷着:我怕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赵俊龙开始不耐烦了,嗔着”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白忙擦眼泪,说:老年人都这样,你别生气,赵哥……别走……赵轻蔑的看着女人说:那还不把大奶子喂过来!!!-
-
  白奶奶吓坏了,忙跪到赵俊龙的身上,双手托起那对下垂的巨乳,这一下男人差点没压死,他也顾不上疼了,用双手把女人的后背往前一推,女人的左乳就送进了男人的嘴里。男人黝黑的脸庞完全被女人的肥白的胸脯陷进去,他快窒息了,可这世上也没什么比他现在更快活了。
-
-  白奶奶也被他整得快活死了,叫着:让我……喂饱你……她的白白的后背已经让赵俊龙揉地发红了。
--
  赵俊龙每隔一分钟换一口气,然后再把脸伸进去,就这样过了半小时,赵才发现自己双腿已被这肥猪压得没有知觉了,他一把推开白奶奶,然后换了个男上女下的姿势把女人压在身下,他使劲地用脸蹭着女人凸起的肚子,用舌头舔着女人的肚脐,双臂伸起,女人的巨乳两手一手攥一个(当然每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因为太他妈大了),随着他头的下滑才慢慢地松开,他分开女人的大腿,使劲地巴望着,他要看清女人的这里到底是什么结构,然后他开始用舌舔着女人的阴门,女人开始呻吟起来,接着他把舌头顶进阴户,女人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他不管这些,他开始肆无忌惮的玩弄起女人的肥屄来。最后也分不清哪些是他的唾液,哪些是女人的淫水。
-
-  在女人的百般央求下,他才把他黑黑的大鸡八捅了进去,两个人像划船一样在床上夸张的运动着。男人低头望着他座下的老女人,她披头散发地像个疯子一样,但浑身充满了挑逗和青春的影子。-

-  当……一不留神,女人的头从床头陷了下去,床上只有女人的身体,男人才不管那么多,继续操着……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渐渐产生了共鸣,回声越来越大,不对,这是两个人的声音,还那么熟悉……啊……赵俊龙的鸡八立码泻了,是楼下传来的,是他父母……想到他父母,他马上没了心情,白奶奶也爬起来,坐在他身边搂着他,用脸不停地蹭着赵俊龙的瘦肩膀,说:这是夫妻都有的事啊……啊……让二人吓了一跳,是赵俊龙父母的高潮。然后便没了声音。赵俊龙第一次听见父母做爱的声音,想不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苦笑了一下。-

-  回过神来,望着眼前这个肉感的妇人,似乎又开始燃起火来。
--
  他把女人的身体扳向他,然后压着倒了下去,望着白奶奶丰腴的嘴唇,堵了上去,女人的两条白胳膊接住了赵俊龙的狼条一样的身子,并来回地摩挲着。男人胸口的一堆杂毛把女人磨得特别舒服,她示意男人完全压在她的身上,男人照办,阴茎顶着阴门,立码搏了起来,他惟恐再有意外,赶紧送了进去,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他害怕邻居听见立刻用嘴堵住,两人边操边狂吻。女人的屄明显比前几次畅通得多,有好几次女人都试图翻过身子,都被男人按下了,他害怕女人的大块头压在他身上他会断气。
--
  即使堵着嘴,女人仍哼着,男人的小肚子上瘦得一点肉都没有,像个鸡架子,可是女人的大肚子把男人顶得也很难受,才一会,男人已经汗流浃背,他用他那两个瘦黄瓜脚为支点,用力地干着,“ 不行了,全出来了,男人一声吆喝,倒在女人身上女人起身,趴到男人的阴茎边,把剩余的精液吸干净,独身了这么多年,一滴都不能放过。然后又爬到男人身上,男人正缓着力气,冷不防那么一下,嗷的一声叫,把女人推了下去,只听咚地一声,女人摔到了地上,男人慌忙起身,女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堆笑着向男人道歉:赵哥,压着你了,你行吗……赵俊龙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他一步步走近白奶奶,伸出他的一只肮脚,女人竟毫不犹豫地吞进嘴里。男人用脚往上抬,女人张开了嘴,男人说:来,地上凉,咱到床上去玩……女人笑着说:坏小子……然后知趣地仰在床上。男人则站在床上,一如刚才的动作,一只酸臭的肮脚伸进了白奶奶的嘴里,女人用双手环着男人的细腿,来回的摸着腿上又黑又粗的汗毛,男人一声冷笑,竟狠心地把另一只脚踩在女人的白嫩的大胸脯上,只听见女人象被宰的猪一样发出惨叫,虽然嘴让男人的脚堵着,仍然很刺耳,男人象没听见一样,阴笑着。-
-
  女人毕竟是快六十的人了,一会就让赵俊龙整得香汗淋漓,精疲力尽。
-
-  赵俊龙玩够了,这才下来,他感觉他现在都可以去拍黄片了,而且他的动作花样比那些黄片里更多。-
-
  望着女人喘着粗气的样子,他心里别提多乐了。他假装细心的帮女人和自己盖上棉被,然后就听” 嘿的一声,又把女人的身子扳向自己,这时的白奶奶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只得任由这个小色狼摆布,一如最开始的姿势,男人用头抵着女人的白嫩的大胸,贪婪的啮咬着女人的乳肉,两个人紧缠着,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