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瑕玉与璞玉
瑕玉与璞玉

瑕玉与璞玉

这天陈东拿了三张电影票找到我。「怎么样?李安的色戒!尺度堪比三级片,深度堪比文艺片。我们约上雯雯一起fuckfuck?」我明白他fuckfuck的意思,我们两男一女的炮友关系已经正式建立起来。

  周末我们三人如约走进电影院,雯雯总是挽着我的手躲着陈东,她除了性交时会让陈东靠近之外,平时总是拿我当做盾牌隔着陈东。这时他们两人又戏闹起来,陈东作势要抱住她,雯雯则笑得咯咯咯。

  「我在你里面射了那么多精液都没怀孕,摸一下小手难道会怀孕么?」陈东老是故意调戏她。

  「流氓!呸!」雯雯笑颜如花。

  我正想制止陈东与雯雯继续打闹要他们老实排队换票,但忽然我就呆住了,我看到了筠筠,她那么漂亮,自初夜之后,她愈发散发出性感的气息,她色泽漂亮的微卷秀发,身上纯白色的连衣裙的裙摆好短,白皙如玉的长腿穿着肉色丝袜那么诱人。陪在她旁边的是高大帅气的熊宇,筠筠向身旁的他频频微笑着。

  顿时我非常心酸,之前雯雯被陈东性侵,我更多是感到刺激。而此时筠筠和熊宇在一起的画面让我被冻结了,胸腔里一股大力扭压着心脏,一抽一抽十分疼痛。陈东也注意到我的异样,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到美丽的筠筠,他呼吸急促了,他紧盯着筠筠白玉般修长的双腿吞着口水,那丝袜勾出了他的七魂六魄。

  我却不想再呆下去,抽出雯雯环着的手臂,我转身离开了购票厅。陈东和雯雯十分不解的追了出来,怎么了?

  「我忽然头有点疼,你们进去看电影吧。我在那边那家星巴克坐一下。你们看完了来找我。」

  他们再三关心下,我都执意如此。最终陈东与雯雯两人走进购票厅。「我手机调成振动了,你要是不舒服,就打我电话。我们出来陪你去医院。」雯雯依然对我十分关切。

  我一个人在星巴克呆坐着,度日如年。我此时一个人静下来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伤心,筠筠和熊宇的形象在我脑海中翻来覆去。筠筠现在和熊宇确立了正式恋爱关系了么?他们性交过了么?他们做爱时是和那场春梦一样激烈么?我还有机会么?我是那么的爱筠筠,那么迷恋她。

  筠筠她是那么的性感和美丽。这个可人儿也许已经献身于熊宇的想法膈得我好心疼。我捂着胸口有些坐立不安,不过最终还是克制自己了。结束了,我和筠筠结束了。你为何又这么难受,我问自己。

  我在星巴克折腾了一场电影的时间之后,雯雯和陈东在约好的地方找到了我。陈东手伏在雯雯的腰上,此时她并没有躲闪。「你不看真可惜了,拍得太色情了!」陈东手不禁在雯雯臀部轻轻刮擦。「我们现在就去开房好么?」


  雯雯甩开了陈东的手,她只注意到我脸色的苍白。「你好一些了么?」我点点头,她把手放在我的额头量着体温。

  「我没事。」我挤出了笑容,我这是心病,我不想做一个败兴的人。此时的我显然是没有兴趣和雯雯做爱,我抛出一个活动提议。「不如我们去酒吧玩一会吧?陈东,你钱带够了没?」我望着陈东,他家蛮有钱的。

  「别的怕不够,精液和钞票管饱!」陈东笑嘻嘻地拍拍裤裆看了看雯雯又掏出鼓鼓的皮夹。陈东一向机灵,他看出我情况不对,也明白此时我提议去酒吧是为了配合他。他明显有些感激的说,那就先吃饭吧,吃完饭就去酒吧,我请你们吃浙江菜。

  晚上八九点我们一起去了之前那间酒吧,雯雯显然是个中老手,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性感热裤,她故意脱下胸罩甩在陈东手中,便跳入人群中热舞起来。她抖动双峰和腰肢吸引着男人们的目光,我和陈东则夹着她扭动着身体扮演着野兽。当我们回到昏暗的吧台时,陈东忍不住把手深入她的超短裙中逗弄她的肉缝。

  一夜尽兴,我们喝了很多酒,于是陈东和我找个空当去厕所放水。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几个服务生在一间包房外面探头探脑。他们放在裤裆处不停搓动的手让我顿时明白包厢里肯定是春色盎然,我不禁也凑过去窥觊玻璃窗。

  只见房间里依稀可见一个少女被三个男人围在沙发上奸淫,她双腿被架在一个精壮男人的肩上,男人一动一动的挺着屁股。少女的白色连衣裙被脱甩在地上,另外一个男人按住女孩的头强迫她给他口交。有个金发瘦子则跪扶在一边舔着女孩的乳头。这个场面太刺激了,我和陈东都不禁鼓起了帐篷。

  可是当那个矮个子男人将阴茎从女孩嘴巴抽出来的间隙,我看清了那个女孩的形貌,我心脏顿时都要跳将出来了,那个女孩不正是我魂牵梦绕的筠筠么!!!我脑袋里嗡嗡直响,我飞起一脚踹开包厢门,还在专心观淫的陈东被我的冲动吓得一抖。

  里面的三个男人回头惊诧地看着怒发冲冠的我。我操起茶几上的空酒瓶磕碎了瓶底就冲了上去。这些社会混混见惯了世面,其中一个高壮的纹身男一点都不害怕,就从沙发上的衣服堆中摸出了匕首。他从女孩阴道中抽出阴茎,站起来转身朝向我,他勃起的乌黑发亮的龟头上仍湿漉漉地沾满乳白气泡。

  「你混哪个坝头?今天敢来挑场子?」刀疤男顺手搂住筠筠,阴道忽然空虚的筠筠有些怅然若失,筠筠失神地把刀疤的阴茎又吞入口中。黄毛也站起身来,挡在我的左边。

  「我是她朋友,你把她还给我。」我指着正主动给刀疤男口交的筠筠说,我完全忘记了害怕。

  「这就奇怪了,她主动求我们干她的?我们草得她好爽,你来管什么闲事?喂,你认识他么?」他装作询问筠筠的抖了一抖阳具,筠筠卖力吞吐着他的龟头看也不看我。「她说不认识你。你识相就快滚。扰了老子们的好事,打断你的腿。」

  而纹身男更是按捺不住火爆脾气,挺起匕首就欲往我这边划过来。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快放开她。」这时陈东在我身后说话了,他手机亮着。

  「阿龙!住手,条子来了就麻烦了,我们以后跟他慢慢算这账。」刀疤男歹毒的看着我。他把筠筠架起来推到我怀里。他可能案底很多,一听到陈东报警了就起身想走。

  但纹身男不依不饶,他说「吴哥,老子今天非捅他一刀。」他正欲扑向我,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他脸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扇他的居然是雯雯。雯雯觉得我和陈东离开了太久未归,就去洗手间找我们,看到这边围了很多人就挤进来看,却发现自己的男友赤条条的拿着匕首。

  「你麻痹的,迷奸了老娘还不算,还背着我搞别的女人!」雯雯装作不认识我和陈东,缠扑在阿龙身上,纹身男脸上肩膀上顿时被挠出血痕,他和女孩扭打到一块儿。

  雯雯这一闹,包间里顿时场面混乱至极。而我并不想闹到警察来,因为筠筠是在意名声的,她被我强奸都不愿意报警,况且是被流氓轮奸?况且我也十分心虚害怕警察。我急忙拿起地上的白色连衣裙帮她套在身上,连鞋都顾不上捡,就与陈东架着已经神志不清的筠筠离开了酒吧。

  筠筠的丝袜还穿在脚上,但已经完全污秽了,它被撕成飞絮发出腥臭的精液味道。我们喊了一辆计程车就直奔我家。

  我和陈东架着昏迷不醒的筠筠打车回家。计程车上我无比心痛地端详着筠筠那美丽的脸,此刻她那棕色卷曲的秀发已经完全地散乱不堪了,她面色是如此狼狈和憔悴。她俏脸完全无力支撑软塌塌地后仰在我肩上,微翘的唇角挂着一道干涸的精斑。一道道淤红吻痕布满了筠筠那玉洁的白皙脖子。我感到女孩儿软滑的娇躯在怀里轻轻扭动着,她私处紧紧并拢用两只玉腿交错摩擦着,细琐的呢喃声在计程车里轻轻地回荡。

  「师傅,没事。我朋友她喝多了,喝多了。」我看到司机频频打量着我们,忙解释道。

  司机见怪不该地把电台音量调大了一些。

  我侧过头想跟陈东道谢,如果他今天晚上不在场,后果会如何我根本不敢细想。但我感谢的话并没说出口。此时陈东直勾勾地看着筠筠,他努力克制着急促的呼吸不想被我发觉。筠筠此时坐在我和陈东中间,她被我搂在怀里,而玉腿却是斜靠在陈东那边。计程车内光线虽然不足,但筠筠的体香和性交时被阴茎搅出私处的玉浆味道仍是能品闻得到。

  筠筠轻轻的喘息与双腿摩擦私处的举动已然被陈东发觉了,他憋了一天的欲火被完全激发出来,火焰甚至烧得他有些恍惚。他无法克制地伸出手轻轻的刮磨筠筠玉腿和臀部的肌肤。

  我看到陈东猥亵筠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边是我好朋友,一边是我爱的女人。如果我此时明显的出言制止陈东肯定会让他感到无比难堪,以后我们还怎么做朋友呢?我又发现此时拥挤的计程车后座根本无法制止他的意淫,筠筠的玉腿就垮搭在他那边。可恶,副驾座位明明空着陈东却坐在后排!他是有意还是无心?现在不论我说与不说都改变不了任何,我内心祈求着计程车快点到家。

  我怀里的筠筠并没穿内裤,与胸罩一起被遗落在酒吧了。陈东见我出神地看着窗外景色,竟然把手伸入了筠筠的裙底。殊不知我从玻璃镜反光中看得一清二楚!!!看到陈东他胖胖的手在筠筠私处抠弄着,我顿时血往上涌,我想怒斥他却难以割舍与他的友谊,一时间我竟然犹豫和畏缩了。我心情复杂地的盯着窗外,黑暗中我双拳紧攥着甚至指甲深深陷入肉中疼痛无比。

  在玻璃反光中,我看到筠筠小手紧紧抓着陈东的胳膊,私处向上挺翘着迎合着手指的亵玩,她甚至用腿根紧夹陈东的手掌不放。陈东最初只敢偷偷地在她阴唇和阴毛上刮揉,但见筠筠如此主动,就大胆地拨开她柔嫩的两瓣阴唇把湿滑的中指推入玉门之中。

  女孩儿玉脂般滑嫩的腔肉不住舔吸着陈东的手指让他非常兴奋,他紧张地瞅了一眼朝向车窗的我,就飞速地探头朝女孩儿隆起的乳头狠嘬了两口,筠筠乳头那里薄薄的白色布料都被他一并裹入了口中。

  终于,计程车在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们到家了。

  这一路的时间对我来说无比漫长。我搀扶着筠筠下车,而陈东等着司机找零。我不想陈东也跟着上楼,对着陈东说了一句你回去吧,就架着筠筠朝小区里头走去。可是筠筠此时药效正猛,她双腿完全无力地趴伏在我身上,个头和她差不多的我发现很难挪动她。陈东本就不舍得离开,他见状就恰如其分地赶忙搭了一把手。

  「你们几个干嘛呢?」雄厉的声音来自于小区保安,美丽性感的筠筠本就醒目,他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衣衫褴褛而神志不清的美丽女孩儿,他发现她肉色丝袜被撕开好几个口子,好看的玉足甚至没穿鞋就光着丝袜踩在地上。

  「没事没事,我是A栋AA楼的住户。这是我女朋友,喝多了。」我搀扶着筠筠对保安说道。

  「那他呢?」他指了指陈东。

  「他是我同事,陪我一起送她回来。」我如实回答道。

  「请你们出示一下证件。」魁梧的中年男子不依不饶。

  「我的身份证放楼上了,马上给您拿下来。他出门玩没带证件,工卡行不行?」我指了指陈东。

  「好吧,你们两个都要出示工卡,你要出示身份证。去吧,如果15分钟之内你没下来,我就报警了。」保安依然觉得我们行迹可疑。

  听到报警,我心中一颤,强奸筠筠的事情就像一颗未爆炸的炸弹一样悬在我头顶。今天要是去局子里录口供,也许我那件事就暴露了。

  「马上下来,师傅您辛苦了。」我有些心悸的对保安打了个哈哈。

  我们把筠筠搀扶着放到我卧室的床上后,我翻箱倒柜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身份证,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内心十分不安,害怕保安会引来警察。我很急切的对陈东说,你快把工卡拿给我,一起下楼。

  陈东从钱包中抽给我工卡,但他显然不愿意就此离开,他说道:「你先下去跟保安登记,我烧点热水。这女孩儿药效正在头上。我看能不能喂她喝点温水让她清醒一些。」

  时间紧迫之下我无意跟陈东纠缠,他显然是另有所图,但我顾不得那些了。我内心暗自骂了一句就冲出房门。当我拿着证件下楼道跑去保安亭找保安登记时,这个大叔正欲拿起电话报警。

  「怎么这么久?」他盯着我的眼睛。

  「找身份证花了好一会,我忘记放哪儿了。」

  我拿出身份证,两张工卡递给他。

  「你说你是住在小区的,平时怎么没见过你呢?」他皱着眉头查验着证件。

  「搬来没多久,回来住得不多,公司老是出差。」

  我满脸堆笑,表现得很无害。

  「那女孩的证件呢?」他继续问道。

  「哦,她包丢了。今天晚上玩过头了,她证件都在包里面。」我只能如此辩解。

  保安显然是不相信我所说的,他盯了我老半天。

  「房子是你租的,对吧?」

  我点点头。

  「我现在要给业主打个电话,核实一下你是不是租客。如果出了事情,你要知道后果。年纪轻轻不要违法乱纪。」保安大叔说罢就拉着我走出岗亭,走向他们行政办公室找业主档案。

  我不禁有些着恼,这个保安也太他妈墨迹了吧。现在都深夜了,你找这个时间给业主打电话,那业主以后会不会担心我不三不四不敢把房子租给我?我忽然想到陈东和筠筠独自呆在楼上,我想起计程车中陈东对筠筠的垂涎不已,我忽然觉得脊背发凉。

  在楼下折腾了接近二十分钟,我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陈东那硕大黑油的阴囊撞击筠筠私处的画面,我依稀听到他噗嗤噗嗤射精的声音。内心煎熬无比的我,在楼下度秒如年。保安吵醒熟睡中的业主打完电话核实我的身份,我又拿着电话给业主道歉了许久,事情才算完。

  我双腿抖动的冲进电梯回到公寓门口,当我急切地把钥匙插入锁孔转动开门时,我发现门被反锁了。整日来持续的冲击终于压得我断了脊梁,我瘫坐在公寓门口双臂抱头嘤嘤地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奔流于两颊,为什么要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熊宇,三个臭流氓,连我的好兄弟陈东都要性侵我心爱的女人?那是属于我的筠筠啊!我的天使,我的女人!我一时间无比悲哀,心中的委屈都化作眼泪夺眶而出。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眼泪都哭干了,兜里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我一看是陈东,赶紧爬起身来接听,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进安全通道里一个隔音的位置。我不想让陈东知道我蹲坐在门口。

  「喂,你下去那么久了?保安怎么说?」陈东提也不提门反锁的事。

  「没事,就是登记啊,找业主啊弄了半天,小区保安太负责了。」我故作无事发生的回答道。

  「那你现在在哪啊?」陈东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

  「哦,还在楼下,刚弄完。我现在上来。」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说谎,知道答案的我相反不愿意深究,我挂断了电话。

  我等了几分钟,整理了一下依旧发红的眼眶,走过去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这时房门已经没有反锁了。陈东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筠筠还躺在在卧室的床上。他看着我说道,哎呀你下去那么久,我在沙发上都睡了一觉了,你来了我就回家了。明天要不要帮你请假?陈东还是有些心慌,他根本没留意到我哭过的眼眶。

  我点了点头,明天我确实不想去公司。我看着茶几上的热水壶问道:「你说烧开水怎么没烧?」

  「哎呀,哈哈,忘记了忘记了。刚才你不在,我想道自己同女孩子独处总是不合适,我就一直呆在客厅什么都没干哦。你太久才回来,我都睡了一觉了。这个女孩是你之前苦苦追求的那位么?真是国色天香啊。」

  「嗯,就是她。」我点点头,此刻我心里说不出来是悲伤还是愤怒。我把工卡抛还给陈东,示意他可以走了。

  当陈东又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公寓,我推开门走进卧室,我发现紧闭的窗户被陈东打开了,这窗户还是我进门时打开空调而有意关上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新鲜精液味道和筠筠玉浆的独特芬芳,我走进床边,渐渐闻到一些陈东独有汗液的酸臭味儿。我爱的女人,不光被流氓所轮奸,还被好友性侵。我胸口真的是很疼。

  筠筠仰躺在床上,四肢摊开小腹微微颤动着。她被灌下的那种不知名的迷药一定有强烈的催情效果,她白色连衣裙里两粒乳头依旧直立着,衣料凸起的弧线好看且俏皮。我想着神志不清的她被那么多男人玷污,就急切地想帮她清洗一下身体。我把她扶坐起来,她背后的拉链已被拉开,我把她屁股轻轻的抬起来,将连衣裙的裙摆从她股下褪出。

  她性感深谷的曲线慢慢暴露在我眼前,随着裙子的慢慢撩起,她修剪整齐的阴毛也露了出来。这寸春光随着她白皙紧致的小腹、肚脐、弹跳着的玉洁乳房,肩部柔软的锁骨,细长的脖子,颈耳处的鬓角弥漫出来。

  她就这样赤裸着上身,裸露的乳房上还留着别的男人的齿痕,一双玉腿穿着破烂的肉色丝袜,她被我楼在怀中紧贴着我的胸口,软玉温香的触感。我楼抱了一会,更脱掉自己身上的T恤,也同样赤裸着用肌肤紧紧贴住她。我发现她的全身十分滚烫,此刻与她肌肤相亲的我感到一种劫后余生的快乐。

  抱了一会,我分开她的双腿把污秽不堪的破烂丝袜脱下。此时她玉腿完全分开着,微红的膝盖卷曲着朝向两旁,我把她的头轻轻的放在柔软的枕头上,她双腿被摆出诱人的M形对我完全展露着性器。我拿起湿纸巾帮她擦拭阴户外面黏黏糊糊的精液和污垢,我分开她微张的阴唇内瞅进她的粉色肉穴内,那里面许多乳白的精液已经满溢了,时间的流逝让它们渐渐变成了膏状的粘稠物深深地卡在筠筠阴道内无法流出。

  我该如何清理啊?那些精液究竟是那些流氓留下的还是陈东刚刚射进去的?我的筠筠一个月前还是处女啊!我心疼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这时筠筠的情欲被我轻柔的擦拭挑逗起来了,我听见筠筠轻轻地呻吟,吐词不清地说着「求求你给我,求求你干我。」

  房间里淫靡的气味钻入我鼻中,脑内的血管一抽一抽地蠕动着,胯下的阳具不争气地勃起了,直挺挺的龟头高昂着一竖晴天,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硬这么长过,女神被性侵的种种经历刺激着我的欲望。筠筠她躺在床上挺起阴户在我手背轻轻摩擦着,那些湿滑的性液让我手背凉凉黏黏的。

  我甚至感到一粒小小的豆豆在轻轻摩蹭着我的手指,忽然筠筠挺起小腹又痉挛了几下,大量的琼浆玉液顺着我手臂滴落。此时我完全无法克制了,我飞速地扯下了自己的裤头。我大脑一片空白,房间里充斥着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我扶住筠筠的娇躯让她坐直了身体,她的玉白的长腿被我的膝盖轻推着分开,我们的双腿最终交错在一起。这种姿势能让我们的性器贴得紧紧的,我硕长的阴茎轻轻的蹭着筠筠雪白的肚脐周围。我怀中的筠筠呼吸越来越急促,全身更滚烫,躯干微微颤抖着。我忍不住捏着她吹弹可破的乳房逗弄着乳头。筠筠则用手抚摸起我长长的阴茎,并挺起腰肢用自己玉门周围的嫩肉刮磨我的龟头,她想要它了。完全不需要润滑和前戏,我挺起腰把龟头滑入她微张的细嫩玉洞中。

  我顿时感觉到她阴道里那被人射到满溢的浓稠精液被我的阴茎从她阴道中推挤而出,又也许更深深地推入了子宫。我龟头和阴茎刮磨她滑腻腔肉的触感让我颤栗,我插得好深好深,将全部肉棒都送入了筠筠身体中。我能感到龟头的前端顶压住她子宫壁。

  筠筠被阳具插入时,娇躯在我怀中一抖一抖的十分可爱。她呼吸变得更加急促,春药的影响下她那空虚的腔道被肉棒填满了,以至于筠筠舒服到喉咙中发出银铃般的呻吟声。她张开了眼睛,意乱情迷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她此刻是否清醒着,又或许没有罢。

  她张开嘴唇把舌头钻入我的口中吸吐着津液。我吃到她口中一些咸涩腥臭的味道,愈往她喉咙深处,腥涩越重。那一定是那几个流氓在她口中射出的精液残留,也许还包括刚刚陈东的一份。

  迷醉的筠筠今晚肯定吞下了不少牛奶。我皱着眉几欲呕吐,她却紧紧环住我的脖子不肯分开。我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快感,原来是她挺着阴户套弄着我的阴茎,我亢奋地看到粉色的小肉阴唇被阴茎带出体外又被推回体内。我龟头插在她体内搅动着别人的精液,那种粘稠质感的腔肉一阵阵传递着让我眩晕的快感。

  我快速拔出阴茎又深深地撞回她的体内,啪啪啪的淫靡声不绝于耳,我已经不知道她喉咙中的呢喃意味何如。那些精膏如性梦中一模一样被打成腥臭的白色奶油和残渣糊满我们两人的阴毛。每次我拔出时,我龟头的冠状沟中都填满了白色奶油,我整个阴茎都彷佛涂抹了一层剃须泡沫。

  这些精液已经被筠筠每一寸阴道耻肉吸收了吧?它们被捣进了子宫的每一个角落,已经永远都清洗不干净了罢?我眼泪划下脸颊,筠筠的性感身体永远都不可能回到只属于我的纯洁了。刚才陈东是用什么姿势奸淫她呢?我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把筠筠胸前一对乳房撞出耀目的舞蹈。

  在这种纠结的心情和极端的快乐中,我抱住怀中柔软的女神喷射了大量的精液。大量的雄精噗嗤噗嗤从我的马眼激射而出。筠筠这个淫荡的娇娃颤抖着,全身非常滚烫,如玉的肌肤泛出晶莹剔透的红色。她一双肉腿紧紧环住我的腰,阴蒂紧紧地压着我的腹沟,一抖一抖地吸收着每一滴牛奶的浇灌。

  在射精的一刹那,我脑海中闪现出那些流氓们、陈东、熊宇射精的画面。他们也如我此刻一般,快感到痉挛,也一样感受到了自己浓厚的精液冲出马眼在怀中这个性感尤物体内噗嗤噗嗤地尽情射精吧?他们也会感觉自己的种子性侵她每一寸腔肉的征服感吧?

  极度亢奋后,我感觉到无比的疲倦。连阴茎都没有气力拔出,我就这样保持着插入的姿势紧紧拥住仍污浊不堪的筠筠,沉沉地昏死过去。一片黑暗之前,我只记得内心中一个声音清亮的响起,这是我深爱的女人,只要筠筠不是真心出轨,我都要一如既往的深爱她,珍惜她。


  【完】